主页 > L元生活 >忘了子女亲友、出现骚扰行为...给失智病患照护者的建议 >
点赞: 970

忘了子女亲友、出现骚扰行为...给失智病患照护者的建议

发表于 2020-07-09 | 收藏812 |
「我真的、痛苦到忍无可忍了。」这次单独进诊间的Jane,话一出口,眼泪跟着掉不停。
Jane的娘家爸爸,在没失智之前,是高阶公职人员,对这个独生女视如掌上明珠,父女之间亲子关係从小就很好。初来我的门诊时,Jane爸在太太和女儿陪同下,依然有着温文儒雅的风範,彬彬有礼。
Jane爸是在一次剧烈头痛、呕吐,伴随嗜睡和抽搐,被送急诊后立即住院治疗,医疗团队做了一连串的检查,包括核磁共振静脉摄影,发现他得的是一种不常见的疾病─—脑静脉栓塞。
一般俗称的「脑中风」泛指「动脉栓塞」,而静脉栓塞也是脑中风的一种,只不过是发生在静脉,而且由于大脑上的静脉窦分布十分广泛,在诊断上有其困难的地方,大多发生于严重脱水、甲状腺功能高亢、抽菸,或是服用女性避孕药的病例中。
脑静脉栓塞的Jane爸,头痛会隐隐作痛,临床病史较长,而后的诊断也较困难。治疗稳定之后,持续服用抗凝血剂,头痛等症状有稍缓解,Jane爸也就放心的出院回家。但是几个月后,由于Jane爸没有继续服药,当他被女儿再带回门诊,已经是手脚运动障碍、失智、人格改变,有抽搐发生的病人。
Jane先生长期在大陆工作,孩子在外地读书,妈妈过世后,Jane便把父亲接到家亲自照顾。随着病情加重,回诊时,我越来越明显感觉得出,Jane有很深的忧郁,不知她三番两次的欲言又止,究竟是发生了什幺事?
我静静的等Jane情绪缓和,她深深吸一口气,面有难色:「不是我要酗酒成性──可是,我、总得帮我爸洗澡吧?」Jane双手摀着脸,又哭了:「每次,要帮我爸洗澡,我都得先喝个五六分醉……」
我心中有着隐隐的不安。
「我爸,会在帮他洗澡的时候,对我、对我毛手毛脚、甚至、性骚扰……我爸,他完全、真的、不记得、我是他的亲生女儿……」
Jane泣不成声,好一会,她抬起头:「洗完澡、安顿好我爸,我难过到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,日复一日,直到最近先生回来发现,狠狠吵了一架……先生要求把老爸爸送走,他无法忍受这种事……我爱我爸爸、我现在是他世上唯一最亲的亲人,他孤老无依又失智,我怎幺能丢下他不理不管?可是我也爱我自己的家、爱先生、爱孩子……」
与Jane一家因看诊而相识多年,我不禁要问:「有没有想过,请看护或外籍劳工来帮忙照顾父亲?」
「我自己都能忍受这种长年累月的性骚扰痛苦,我怎幺可以让别人、尤其是离乡背井的外佣,来承受这种、这种──」Jane狠咬着下唇,缓缓吐出「委屈」二字。
她的回答,让我肃然起敬。
Jane倒吸口气:「在我爸还没这幺糟之前,我知道他有他的性慾上的需求,我曾帮他找过高级应召女郎,因为我想,既然所费不赀,应该会比较安全吧?」Jane一脸茫然:「约好地方办事,我会先把爸爸带进房间后,在附近找个地方喝咖啡等他,再带他回家。」
「可是,当我爸越来越严重,应召站、连我多花钱他们也不要,我总不能把老人家随便打发,他都已经病成这样了……」
我相信,Jane会出此下策,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,但是社会、或医学,能够给她多少的协助?而现在双眼红肿无助的Jane,让我非常难过,性慾原本是天性之一,医学要兼顾人道之下,能「两全」相帮的,真的有限。
轻叹口气,我只能据实相告:「除了用药物和卫教方法帮忙外,我所能做的,实在很少。几十年来的医学研究、教育训练,在病人的性需求方面,确定能帮的,真的很有限。眼下,我只能建议妳,帮爸爸洗澡时,不要关在密闭里空间,可能的话,把浴室的门打开,或以其他会吸引病人的话术或方式,来引导妳父亲的思绪,技巧性的提醒病人,我是你的宝贝女儿、从小到大,有哪些共同的深刻回忆等等,来缓解病人因肌肤接触而引发对性方面的渴望。这时用女儿的角色,一再提醒和转移妳父亲的慾念,在轻、中度的失智患者身上,会有效用的。」
在我写这案例时,不知道Jane现在是否仍有照顾父亲方面的困难?自那次后,Jane再也没在门诊出现过,但愿她能找到妥善照顾父亲的方法,兼顾到失智的爸爸和自己的家庭。
目前对于失智症病患的「性需求」问题,确实是没有很好的方法,但从演化和大脑能力来看,人类刚出生时,原始感觉可以表现出来,但年龄增长之后,原始感觉会被额叶的功能加以调控和「抑制」。因此正常的人,有「礼仪」规範约束着言行,不会做出如随地大小便、乱吐痰等不符合社会期待的举动。但一旦发生失智时,额叶的功能受损,此种调控的机制消失后,取而代之的,却是原始的本能和感觉,而造成了许多的困扰。
像Jane爸这样的「脑静脉栓塞」病患,临床医师不是那幺少遇到,若是病人的服药顺从性不好,加上心血管的危险因子没有好好控制,一旦发病,只能追悔莫及、徒呼负负了。
当熟悉的生活环境改变了
对失智症的病人来说,一旦生活环境改变时,新环境带来的冲击,对一个已经退化的大脑,其实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特别是与人的互动。
现代化的社会里,时常看到一位失智症的病人,在几个子女家中轮流住和照顾的情形,每位子女住三个月,或许从子女的角度来看是平均分摊、是所谓的公平,但是对一位已经是退化的老人而言,有时候是一种折磨和考验。医师能解决的,是依疾病的病程和病人的状况,提供和协助照顾者能够有一个解决之道,但非医疗的问题,是医师束手无策的,每个人都有他的理由和苦衷,但如何提供一位失智者较好的照顾,实际上是在考验我们所有人的智慧。
我真的不希望这样的比喻,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:父母在子女年纪小时是篮球;大家抢来抢去,年迈时,子女把父母当作躲避球,躲来躲去;甚至当作足球,大家踢来踢去!中重度的失智症病人会有精神症状,精神问题并不一定是精神分裂。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会有幻听、幻想或幻视的疾病,这是疾病所产生的既定事实,因此当有退化或其他问题出现时,十分容易被家人甚至是医疗人员将之合理化,视精神分裂症为本身原本疾病之一,而不是真正的有问题。
星期一的下午,有一位四十多岁、已被诊断精神分裂症多年的林小姐,被姐姐用轮椅推进来门诊。姐姐无奈的说:「我妹这一个月幻觉变更严重,合併有怪异的行为,不仅会随地大小便,甚至在夜间会扯掉自己身上的衣物、咆哮、躁动,看了其他科医师,医师认为是精神分裂症,因此转至精神科医师处理,但没效,一样无法控制,再被转到神经科门诊,以神经科医师的眼光看事必有因。」
一位病人会突然发生怪异行为,无法自我控制且言语错乱,当然要追病因所在。做过电脑断层及核磁共振等详细检查,我们发现病人左侧额顶叶有大片中空的病灶,很有可能是病人曾经脑中风过的病灶,而此处的大脑管理的是人的记忆、情绪及空间辨识感等自我调控功能。
这种突然间的意识混乱或障碍的病人,并不少见,纵使原本已经就是异常的精神分裂症的病人,任何一个突发和过去不一样的行为就必须去追究,特别是今日的医疗环境的发达,不要让一个有异常的问题,在自以为是的合理化之后而被淹没了,那会有惨痛的代价。
出现失序的骚扰行为
当病人对他人做出一些不雅的举动,或是骚扰的行为时,这时候照顾者可用「分散注意力」的方式来处理。比如说带到不同的地方散步,给他一些别的活动,使他的行为避免一直聚焦在性事上面。
当情况再严重时,譬如、病人可能会在其他人的面前宽衣解带,这时候必须要想到病人的事出有因,通常是由于疼痛或泌尿系统的感染所造成的不舒服引起。
一般而言,病人的衣服尽量以宽鬆、容易穿脱穿戴为主,若能在别人帮忙下想穿正式的衣服时,可以尝试着用洋葱似的穿衣方法,将衣服一件一件简单的往外加,使他们够穿脱容易,但必须配合天气状况穿着。
忘了子女亲友、出现骚扰行为...给失智病患照护者的建议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葡京注册送25|分享生活常识大全|信息丰富的门户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葡京网站优惠大厅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怡宝亚洲老虎机大本营赛